当前位置: > 书法教材 > 综合 > 守望中国书法 >《守望中国书法》 第 1 章 中国书法的本质不是艺术

中国书法的本质不是艺术而包容“艺术"

时间:2015-09-12

第8节 中国书法的本质不是艺术而包容“艺术"

   

  中国书法的本质不是艺术而包容“艺术"
  姜白石在毓影》一词中有“想佩环、月夜归来,化作此花幽独”语,别出心裁地将美人,明月,梅花合为一境,道尽梅花精神。中国书法其既可识读又可观赏的特点在世界文化史上唯我独尊,它是中华民族人文精神所培育浇灌而生长的幽独之花。中国书法受文字的约束是根本的,另外它还依附于政治因素、物质因素、社会地位、道德标准等诸多方面。以当今的中国书法而言,它还遭遇西方文艺等形形色色思潮的强烈冲击。在研究中国书法这一特殊文化现象时,必须予以充分注意。古人说:“无以传其意故有书,无以见其形故有画。”(张彦远:缅代名画记·叙画之源流》)一般而言,绘画等艺术是用形象来反映现实,创新是其生命。中国书法正好相反,它依附于文字,必须遵守社会的规范和书写的法度。外国的艺术分类中没有书法一门,实际上也是基于文字和书写的这一关系作出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道德鳓)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中国书法更是玄妙无比。中国书法的本质不是艺术而包容“艺术”,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一)中国古代社会从来没有将书法列为艺术。中国古代社会所谓“艺术”一词的概念与现在的艺术概念并不相同,现在使用的艺术概念已经是西方化的概念。中国古代社会所谓“艺术”一词的概念并不包括书法。如《晋书·艺术》称:“艺术之兴,由来尚矣。先王以是决犹豫,定吉凶,审存亡,省祸福。日神与智,藏往知来;幽赞冥符,弼成人事;既兴利而除害,亦威众以立权,所谓神道设教,率由于此。然而诡托近于妖妄,迂诞难可根源,法术纷以多端,变态谅非一绪,真虽存矣,伪亦凭焉。圣人不语怪力乱神,良有以也。逮丘明首唱,叙妖梦以垂文,子长继作,援龟策以立传,自兹厥后,史不绝书。汉武雅好神仙 【篆书字典www.shufaai.com】,世祖尤耽讳术,遂使文成、五利逞诡诈而取宠荣,尹敏、桓谭由忤时而婴罪戾,斯固通人之所蔽,干虑之一失者乎!详观众
  术,抑惟小道,弃之如或可惜,存之又恐不经。载籍既务在博闻,笔削则理宜祥备,晋谓之《乘》,义在于斯。今录其推步尤精、伎能可记者,以为《艺术传》,式备前史云。”《晋书·艺术》称所言艺术为“传叙灾祥,书称龟筮,应如影响,叶若符契,怪力乱神,诡时惑世,崇尚弗已,必致流弊。”而《晋书·艺术f勃中所列陈训、戴洋、韩友、淳于智、步熊等数十人皆为当时的阴阳术数之士。从而可见,“艺术”一词的概念所指为术数技艺,艺术人士的概念所指为阴阳术数之士,与书法及书家的概念本来没有关系。《晋书》中,书圣王羲之其人其事就没有载于《艺术f勃之中。翻开《二十四史》,历代所谓书家的身份无一例外是士大夫、是文人,多名列《儒林传》、《文苑传》之中,而未见名列《艺术传》。只是到西学东渐后,才有人将书法列入艺术范畴。《二十四史》外的《清史稿》,才将书家列为《艺术传》。
  (二)中国书法依附于文字。世界各国的文字书写都是以文字作为根据,中国书法当然不能例外。’中国书法是中国文字的载体,中国书法的崇高地位,在于它与中国文字不可分离的特殊关系。中国书法的本质是写字,与世界各国的文字书写性质完全相同。文字的基本功能在于交流思想,书法的基本功能首先在于准确传递文字的信息。写字与文字不离不弃,必须接受文字的约束而不能随心所欲。识读是中国书法的第一要义,书法的观赏是围绕文字的识读而寄生的。学习、观赏、评价中国书法须以此为路径。在历代书家的不懈努力下,中国书法从理论到技法上所达到的高度,是世界各国文字书写无与伦比的。中国书法在世界文字书写史上,处于唯我独尊的地位。中国书法强调书以近道,蕴含着深刻的东方哲理,直通中国的文化精神。中国社会历来崇尚书法,书法的地位远高于绘画等门类。中国书法既玄妙又通俗,既高深又实用。古往今来,从皇帝到庶民、从大儒到童稚,社会上下对书法一直是作为最基本的文化来认识和学习的。早在周代,写字和数算就作为当时小学教育的基础科目。理所当然,写字和认字从来是捆绑在一起来进行训练的。孔子收徒,将“礼、乐、射、御、书、数”作为受业者的文化必修课程。写字是读书人的本分,从童蒙时就必须开始,字写不好是要被打手心的。中国书法在实用的同时,其终极目的在于书以近道,这一特点构成了中国书法在世界文字书写史上的特别风貌,独领风骚,妙不可言。
  (三)中国书法强调法度。中国书法的学习必须与古为徒,以临摹为门径,并且作为终生的学习手段。“学书必须模仿,不得古人形质,无自得性情也。”(康有为:纩艺舟双楫》,载《历代书法论文选》,上海书画出版社1979年版,第851页)中国书法具有一套完整的理论构架和技法程式。从书法的具体学习来说.学习对象就是历代流传下来的碑帖,通过对碑帖的反复临摹,以求得法度的掌握并进而升堂人室。不如此就不能掌握书法的技法程式,就无法接近书法。古人黎明即起.第一件事就是临摹碑帖并伴随终生。王羲之日日习书,池水尽墨。米芾遍临法帖,自谓:“壮岁未能立家,人谓吾书为集古字,盖取诸长处,总而成之。既老始自成之家,人见之,不知以何为祖也。”《历代书法论文选》,上海书画出版社1979年版,第360页)王铎书法负有盛名,史载王铎“一日临摹,一日应请索。以此相间,终身不易。大抵临摹不可间断一日耳。”(倪灿《倪氏杂记笔法》)书法强调法度自古皆然,即使是书写狂草也不例外。赵孟颊评价怀素狂草书法说:“怀素书所以妙者,虽率意颠逸、千变万化,终不离魏晋法度故也。后人作草,皆随俗缴绕,不合古法。不识者以为奇,不满识者一笑。”(儆怀素书帖》)书法必须掌握法度的特点,怀素的狂草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中国书法强调法度,关系中国书法的人文精神。包世臣解析得相当透彻:“故凡得名迹一望而知为何家者,字字察其用笔结体之故,或取晋意,或守庸法,而通篇意气归于本家者,真迹也。一望知为何家之书,细求以本家所习前人法而不见者,仿书也。以此察之,百不失一。”《历代书法论文选》,上海书画出版社1979年版,第668—669页)包世臣在此讲的是书法鉴赏,但透露了古人对书法的认知标准。
  (四)中国书法包容“艺术”。从中国书法的观赏性来看,中国书法的用笔具有线条美,结构具有轮廓美。中国书法使用毛笔,毛笔书写刚柔并济,大可书之摩崖,小可书为蝇头。汉字的方块造型诸体皆备、变化多端。中国书法的线条美与轮廓美所形成的观赏性,为世界各国的文字书写所望尘莫及。中国文化产生了中国书法,中国书法的概念根本不是西方的艺术概念所能够包括,更不是当今的书法理论家所言西方艺术概念大于中国书法概念,恰恰相反,中国书法概念大于“艺术”概念。中国书法包容自身具有的观赏性,并且规范、限制其不能向艺术化发展。通过对中国书法的学习,首先使人领略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并事半功倍地旁通诸多艺术门类。林语堂在《吾国吾民》一书中指出:“中国人往往以其愉悦之神态,欣赏一块寥寥数笔勾成的顽石,悬之壁际,早以观摩,夕以流览,欣赏之而不厌。此种奇异的愉悦情绪,迨欧美人明了了中国书法的艺术原则,便是容易了解的。是以中国书法的地位,很占重要,它是训练抽象的气韵与轮廓的基本艺术,吾们还可以说它供给中国人民以基本的审美观念,而中国人的学得线条美与轮廓美的基本意识,也是从书法而来。故谈论中国艺术而不懂书法及其艺术的灵感是不可能的。”(万平近编:《林语堂论中西文化》,上海社会科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239—240页)林语堂不是书法家,他实际上是从中国文化的角度来谈书法的。有一个问题值得注意,中国古代社会对研究的问题不太注意分类及论证,这种思路至今在书法研究中仍然十分明显。古人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中国书法书写的是中国文字,中国书法的观赏性不能脱离文字的识读性而存在。书法的识读性是根本的,观赏性是寄生的,两者的关系不能够割裂更不能够颠倒。坚持书法的识读性,是保持中国书法独立性与纯洁性的前提。
  
  

来评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