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书法教材 > 综合 > 守望中国书法 >《守望中国书法》 第 1 章 中国书法的本质不是艺术

中国书法愈艺术化离书法愈远

时间:2015-06-13

第6节 中国书法愈艺术化离书法愈远

   

  中国书法愈艺术化离书法愈远
  巾国书法实际上具有两个方面的内容:一为文字的识读性,一为书法的观赏性。而文字的识读性是根本的,书法的观赏性是寄生的。即使将书法的观赏性理解为现代所谓的艺术成分,它也是受文字识读性根本制约的,此为先天带来无法更改的属性。这一属性制约并规范书法的发展,成为书法本质上不能够艺术化的根本原因。将书法等同为艺术是错误的,将书法艺术化更是错误的。中国书法必须接受文字和法度的约束,否则就只能是其他而不是中国书法。值得强调的是,当今书法界用西方艺术观念来解析中国书法,将中国书法纳入西方艺术体系的现象非常严重。在此观念的笼罩下,中国书坛众多新兴的书法流派应运而生,有代表性的主要为以下几种:现代书法、学院派书法、流行书风,文化书法、艺术书法等派别。
  现代书法:现代书法是相对传统书法而提出的,这一流派认为传统书法一成不变,其风格面貌不外乎闭上眼睛就能想到的那单调的几种模式,已远不能反映当今时代书法艺术的新风貌。现代书法不满传统书法的局限,运用现代观念和制作手法把汉字分解开来,运用绘i田i和书写、制作、装饰等多种手段和方法,运用不同的材料和工具,表达现代意识和现代观念。现代书法自称其作品介于书法和绘画之间,在原创性上和所有现代艺术保持着精神上的一致性,其创造性远非传统书法所能企及。
  学院派书法:学院派书法在认识论、方法论和价值观上为学院派定位。学院派书法创作有三个基准:其一是技术品位——手段;其二是形式基点——效果;其三是主题要求——思想。学院派书法认为,过去把书法看做是一种泛文化,写字首先写的是字,然后要写好毛笔字,完全用一种学问的、修养的方式来看待书法。学院派书法认为,在现代社会,在书法已经成为艺术的社会,这种认识显然是不够深人的。因此,书法要建立起自己的学科,特别是要成为一个艺术学科。学院派书法的类型,就是以综合形式技巧为主体的类型。
  流行书风:流行书风自言并非以反传统为代价,而是以传统书法为基础。流行书风旨在传统书法的基础之上,重新寻找所谓书法艺术在当前文化语境下的本体突同,即在遵循汉字基本审美规范的前提下,寻求对中国汉字形体构造的重新整合,以确立一种全新的书法审美范式,并在充分尊重传统经典书法的基础上,重点借鉴、考量和汲取民问书法的美学元素。流行书风倡导对中国传统文化资源与书法资源的重新发现与整合,否认它是对传统文人经典书法的反叛和悖逆 【河北的书法家www.shufaai.com】,而是一种重构。
  文化书法:文化书法站在本土文化立场审视民族文化的世界性问题,对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今世界整体文化格局中的存在状态进行思考和研究,以输出中国书法文化理念,建立东方书法形象。文化书法强调以前现代、现代、后现代的国际审美形式普适化为旨归,提出其不是在国内众多书法山头上再加上一个山头,而是在于审视全球化时代的世界潮流。
  艺术书法:艺术书法认为艺术的概念明显比书法大得多,而书法艺术这个词组颠倒了从属关系,忽视了书法的艺术属性,容易被误解为书法技艺。而艺术书法强调的则是书法的艺术本质,有别于实用书法。由于书法的实用性与艺术性自古以来就纠缠不清,因此长期以来书法在众多艺术门类中未能有一席之地。近二十多年来情况虽有改观,但其作为艺术研究学科地位的最终确立,是自中国艺术研究院宣告成立中国书法院才刚刚开始的。
  以上流派的宗旨虽然不尽相同,但有一个共同点,即都是站在艺术立场上来审视中国书法的。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为现代书法流派。考察现代书法流派产生的渊源,它与前面提及的伪汉字实验一样,无疑与日本现代书法有直接关系,质言之,仅仅是在步日本现代书法的后尘而已。值得强调的是:日本有自己的口头语言,可以不顾及汉字的字义而任意进行表现使之向艺术化发展。中国则不行,汉字是中国人的母语,是中国人赖以交流思想的工具。此根本属性规定了中国书法的本质只能是写字,不可能随心所欲。而以艺术表现为旨趣的中国现代书法任意解析汉字的结构,用绘画、装饰等难以名状的艺术手段来取代中国书法的写字传统,用西方的艺术理念来取代中国书法的文化理念。中国书法的式微虽然原因很多,但将中国书法艺术化则是最为根本的原因。
  中国书法史实际上就是一个不断深化传统的过程。没有民族传统,没有文化积淀,没有技法程式,中国书法就没有内容可言,没有中国特色可言。中国书法的传统于中国的历史文化中形成,是几千年来无数书家的经验总结,它包括书法的精神内涵及其技法程式。取消中国书法的传统,实际上就取消了中国书法。中西文化有很大差别,用西方的文艺理论来理解并解构中国书法,实际上阉割了中国书法的本质特征。弘扬中国书法,必须坚持中国书法同有的民族传统。
  中国书法的发展实际上也走过形式化的道路:其一是秦统一前六国的各种花体文字;其二是孙过庭所说的“龙蛇云露之流,龟鹤花英之类”领代书法论文选》,上海书画出版社1979年版,第127页);其三是赵孟烦所说的元初文字的“新奇相矜”、“不遗余巧”(赵孟烦:微雪斋集》卷六,中国书店1991年版)等奇怪之风。这些东西虽然貌似新奇,但最终统统都被历史所淘汰。对于这些历史现象,古人早就有“巧涉丹青,功亏翰墨”(孙过庭:《书谱》,载枥代书法论文选》,上海书画出版社1979年版,第127页)一类的不易之论做过概括。中国书法的本质是写字,由写字而得其法,由法而近道,这是中国书法的本质规定,与西方的文艺观念有一道天然的鸿沟。中国书法本来博大精深,文化积淀无比丰厚,其识读性和观赏性所达到的高度,在世界文字书写史上一直居于唯我独尊的地位。对此,华夏子孙应该引以自豪、自尊并为之自爱、自重。研究中国书法的要务,首先要研究中国书法的传统,当然可以辅之以其他文化手段,但不应该是喧宾夺主甚至反其道而行之。中国书法愈艺术化离中国书法愈远。

来评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