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书法教材 > 综合 > 守望中国书法 >《守望中国书法》 第 1 章 中国书法的本质不是艺术

郑振铎错了吗

时间:2015-06-04

第1节 郑振铎错了吗

   

  郑振铎错了吗
  郑振铎在20世纪30年代提出中国书法不是艺术。朱自清在1933年4月29日的日记中记载:“晚赴梁宗岱宴……振铎在席上力说书法非艺术,众皆不谓然。”《朱自清日记》,《新文学史料》1981年第4期第225页)关于这场争论,郑振铎在《哭
  佩弦》一文中写道“将近二十年了,我们同在北平。有一天,在燕京大学南大地一位友人处晚餐。我们热烈地辩论着‘中国字’是不是艺术的问题。向来总是‘书画’同称。我却反对这个传统的观念。大家提出了许多意见。有的说,艺术是有个性的;中国字有个性,所以是艺术。又有的说,中国字有组织有变化,极富于美术的标准。我却极力反对着他们的主张。我说,中国字有个性,难道别国的字就表现不出个性了吗?要说写得美,那么,梵文和蒙古文写得也是十分匀美的。这样的辩论,当然是不会有结果的。临走的时候 【南北朝书法家www.shufaai.com】,有一位朋友还说,他
  要编一部《中国艺术史》,一定要把中国书法这一部分放进去。我说,如果把‘书’也和‘画’同样并列在艺术史里,那末,这部艺术史一定不成其为艺术史的。”(《文讯第9卷第3期,1948年9月15日)
  郑振铎学贯中西,提出中国书法不是艺术决不是一时妄言。对于中国书法,古人对其应该划归为何种范畴并没有特别的说明。后人对书法是否为艺术的态度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解放后,中华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成立,有美协、作协、音协、剧协等机构,但却没有书协。身为文化部副部长的郑振铎,一直坚持认为书法根本不能算作艺术。郑振铎所编《f韦大传统艺术》一书,收录了中国的绘画、建筑及工艺品诸多门类,但将中国书法拒之门外。在他的影响下,中国艺术院校教科书如《艺术概—论》、《美学概论》等也只字不提书法。郑振铎是文化名人,解放后又身居高位,一再坚持书法不是艺术,自然成为众矢之的。
  沈从文在《谈写字》一文中说:“到近来因此有人否认字在艺术上的价值,以为它虽有社会地位,却无艺术价值。郑振铎先生是否认它最力的一个人。艺术,是不是还许可它在给人愉快意义上证明它的价值?我们是不是可以为艺术下个简单界说,“艺术”,它的作用就是能够给人一种正当无邪的愉快。’艺术的价值自然很多,但据我个人看来,称引一种美丽的字体为艺术,大致是不会十分错误的。字的艺术价值动摇浮泛而无固定性,令人怀疑写字是否艺术,另外有个原因,不在它的本身,却在大多数人对于字的估价方法先有问题。一部分人把它和图画、音乐、雕刻比较,便见得一切艺术都有所谓创造性,唯独写字拘束性大,无创造性可言,并且单独无道德或情感教化启示力量,故轻视它。这种轻视无损于字的地位,自然也无害于字的艺术真价值。轻视它,不注意它,那就罢了。到记日用账目或给什么密友情人写信时,这轻视它的人总依然不肯十分疏忽它,明白一个文件看来顺眼有助于目的的获得。家中的卧房或客厅里,还是愿意挂一副写得极好的对联,或某种字体美丽的拓片,作为墙头上的装饰。轻视字的艺术价值的人,其实不过是对于字的艺术效果要求太多而已。糟的倒是另外一种过分重视它而又莫名其妙的欣赏者。这种人对于字的本身美恶照例毫无理解,正因其无理解,便把字附上另外人事的媒介,间接给他一种价值观。把字当成一种人格的象征,一种权力的符咒,换言之,欣赏它,只为的是崇拜它。前年中国运故宫古物往伦敦展览时,英国委员选画的标准是见有乾隆皇帝题字的都一例带走。中国委员当时以为这种毛子精神十分可笑。”(《二十世纪书法研究丛书·文化精神篇》,上海书画出版社2008年版)
  近代中国积贫积弱,西方列强船坚炮利,用武力打开中国的大门,继而西方的强势文化侵蚀中国的传统文化为势所必然。郑振铎说中国书法不是艺术,根据是外国的艺术分类中没有书法一门。但中国书法何以不是艺术,郑振铎没有具体论证。沈从文是将书法作为艺术的支持者,但中国书法何以是艺术,沈从文也没有具体论证。实际上,书法到底是否艺术,完全可以平心静气地进行学术讨论。郑振铎的观点实际上代表当时社会对书法的一种看法。不少人说因为郑振铎的反对导致了书法不能成为艺术,这种说法未免将问题看得太简单了。当时的中国社会有不少人乃至社会名人不仅大谈书法是否艺术,而且大力要求废除汉字。
  顺便谈谈郑振铎的书法。被章士钊称赞为“一位难得的编辑专家”的徐调孚说:“郑振铎的钢笔字原稿,固然乌里乌糟,人家见了喊头痛,但他的毛笔字,说句上海话,写得真崭呢!不由得不叫人见了暗地里喝一声彩。他的字,颜鲁公体是底子,再加上写经体,铁画银钩,左细右粗,虽不及疑古玄同的精美,但功力也不小。你如果在三马路一带旧书铺子里买一本《西谛所藏善本戏曲目录》,就可看到他的笔迹了,听说这本书从头到底是他自己亲笔缮写了付木刻的。再有世界书局出版的一本《小说戏曲新考》(赵景深著),里面也是他题的字,并且还署一个名字,你看了就可证明我的话决不假。”(柯灵:《万象》,1944年1月第7期)郑振铎的毛笔字写得不错,钢笔字也不差。字的涂改和书法的好坏不是一回事。
  

来评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