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法 > 现代书法家 > 地区 > 湖北 >

左党成

左党成简介

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湖北书法家协会创作研究员,湖北三楚书画院副院长,黄石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黄石市第一届十大文化新星。 左党成,字聚之,号寒星、四外堂主人,明慈居士,湖北英山人,现定居湖北黄石市。 人生履历 曾在部队服役二十二年,业余临池...

分享到:

左党成介绍

点击数:180次
时间:2016-05-18

左党成

   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湖北书法家协会创作研究员,湖北三楚书画院副院长,黄石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黄石市第一届十大文化新星。

  左党成,字聚之,号寒星、四外堂主人,明慈居士,湖北英山人,现定居湖北黄石市。
  人生履历
  曾在部队服役二十二年,业余临池书画篆刻三十多年,作品主要入选中国书法家协会举办的国展四次,入选第二届全国“流行书风展”,第三届全国书法百杰展;入选第二界全国扇面作品展及省级书协、大军区、总政治部展览四十多次;1988年获全军首届书法展赛荣誉奖,1994年获全军美术书法优秀作品展一等奖(由总政治部颁奖);获湖北省书协、河南省书协、济南军区、广州军区等省以上二等获四次、三等奖六次;作品同时还被军事博物馆、毛泽东纪念堂、邓小平旧居纪念馆、徐悲鸿纪念馆、敦煌美术馆以及刘华清、张震、梁光烈、于永波、徐才厚等国内外人士收藏,多幅作品入集、刻碑和在美国、日本、加拿大等国展出,随笔、摄影、新闻、书法篆刻计400作篇幅发表于《解放军报》《解放军文艺》《湖北日报》《领导工作研究》《黄石日报》等。1994年受到军委领导刘华清、张震、徐才厚、于永波等军委领导接见;曾在北京与全国著名书画家启功、沈鹏、李铎、刘炳森、刘大为、杨力舟、周怀民、刘渤舒等同台笔会并向中央首长献艺。个人情况曾在中央电视台、解放军报等新闻媒体报道,黄石电视台做过二次专题报道、南疆影视专版报道。在某集团军服役期间曾有幸指导多名将军练习书法,包括现任国务委员、国防部长梁光烈上将。2003年后有幸接触佛教高僧大德,心境、性灵得到新的感悟与升华;游历山川寺庙,肉体、灵魂重新在天地间感触碰撞,进入另一种没有过的性灵体验,逐渐渗透到生活、书画等;算是我生命中第二次的调整期,也就没再投中书协和省书协及其它一些展事,进而转入清修,养心、养书、养画,自得其乐。传略辑入《中国现代书法界人名辞典》、《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中国美术书法界名人名作博览》、《中华人物辞海·当代文化卷》、《世界文化名人辞海》、《世界当代书画家大辞典》等
  社会评说
  和左党成相识是在很多年前应邀参加河北省柏林禅寺大型佛事活动上,左党成代表湖北省佛协向柏林禅寺赠送一件书法作品。全国著名的高僧净慧大和尚观后,赞不绝口,对其书法造诣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当时我对左党成的书法印象颇深。
  一份追求,开启一片天地
  此后,我和左党成以兄弟相称,常聚在一起,我看他书法,他陪我摄影,有什么事情彼此互相“汇报”。经过接触,左党成除了为人清高、淡雅外,他在书法造诣上的确非常深厚。
  其实,左党成擅长楷、隶、行、草、篆和印,五体皆通,篆刻精到,且笔法纯熟,线条多变,结体开张,情韵俱佳,又能融米(芾)、赵(之谦)、颜(真卿)、王(铎)于一体,加以时代风貌,融入自己的思想,线条相融巧妙,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
  左党成是军人出身,他曾告诉我:“我是从大别山老区走出来的,如果说是老区的山水造就了我健壮体魄的话,又是那里的贫穷让我文化底蕴‘贫血’。因为那年月、那身世自己无可选择。但是,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由于书法怡情励志,不仅使我由一个17岁的毛头小伙成长为一名军官,更让我的生活厚重起来。”
  在开封当兵16载,这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古城,给了左党成太多的文化营养,他结识了全国许多书法大家,开阔了视野。他抓住北碑雄强霸悍的一面,并引用到自己的书法领域之中,不拘泥于一个时代一种书体,更不拘泥于一家一派。他从唐楷入手,上溯魏晋碑札,博取众长。魏碑的钢骨与沉实、汉简的拙雅与洒丽、章草的古秀与含蕴、大篆的宽博与雄浑,都成为他书法艺术的营养。其间,他创作了许多巨幅作品,1994年,他的书法作品入选中国书法家协会举办的全国第一届正书大展,同年又在全军美术书法优秀作品展中荣获一等奖,他用手中的笔墨书写了军人的豪气。
  一份孤独,收获一份硕果
  左党成喜欢淡泊与宁静,守着一份孤独,在书法艺术里陶醉。他可以一个星期,或更长的时间足不出户,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从清晨一直写到满天星辰,不知疲倦。
  1996年,左党成从一名正营级军官、少校军衔调到黄石军分区,2002年转业。我知道,他在部队曾立过3次个人三等功,也许是过于执着,书法成为他唯一的精神支柱。从此,左党成更加勤奋,把重点转移到临帖上。
  碑帖上那些沉重且富有生命律动的线条让左党成激动而着迷,在很长时间里,左党成像一位孤独的行者,对这些线条进行研究,常常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很多次,我去看望他,如果其妻子不在家,家里就断炊了,饿急了,他就请人送一份快餐凑合。
  正由于他将全部功夫用在笔墨线条上,有人就说,左党成临《兰亭序》和《蜀素帖》惟妙惟肖,出神入化,达到以假乱真的境界。左却认为,这主要是他在北方打下了坚实的正书之底,加上自己对行书《兰亭序》及《圣教序》用功尤深,后又取米芾苏轼王铎赵之谦的行草,以碑写帖,求其厚重,得其质朴;以帖写碑,求其流畅,得其妍丽。北碑的雄浑大气、刚劲雄健,南帖的俊秀细腻、清婉柔美,方能在书法中相得益彰。
  我认为,左党成的书法是在那份孤独中练就出来的。他在书法创作时,将魏、隶融入行、草之中,大处可见苍劲,小处不失灵动,质朴中见潇洒,细腻中显豪放,体现着他正直豁达的性情和军人的儒雅风范。
  一份情感,酿出一份灵性
  西汉著名文学家、哲学家和语言学家杨雄在他的《法言》里说:“书,心画也。”左党成是一个情感丰富的人,他守住人生中每一次感悟,感动着自己,字里行间就流淌着对生命的认知。我发现,左党成虽然是一名七尺男儿,却经常不能自我,会被生活中一个感人的细节打动后激动得热泪盈眶,会被电视剧里的一个感人的场景而感动得泪流不止,还会为写了一幅成功的书法作品激动而泣。
  2003年夏天,他与几位朋友骑车去鄂州看荷花,在一片宁静的荷塘里,望着出清水不妖、出淤泥不染的荷花在风中翩翩起舞时,心中感动不已。他拿起一根树枝,就在荷塘边一块空地上挥写,几近忘我。突然,他又发现水塘边有一棵枯死的老柳树,其粗壮的主干和弯曲的枝条在残阳下显得如此苍凉,他被深深地震撼了。他立即回到家中,创作出了一巨幅草书,用书法的形式昭示着生命之顽强。
  的确,左党成的书法常常追求这样的境界,他让自己的情感天马行空,渗透自我,并形成自己独特的书法语言,艺术灵性在笔端放牧、尽情挥洒。所以他的作品风格似乎总在变的过程中,有时因学习的积累而变,有时受文字内容的启发而变,有时因心境的改变而变……
  一份禅意,悟得一份静穆
  2007年11月,我随左党成等书画家专程去江苏省镇江市金山寺进行佛教文化交流,在那里云集了当地许多书法大家,左党成现场展示了各种书体,在场的书法家们赞叹不已。
  其实,左党成到过全国许多大的寺院,他知道,佛学博大精深。北宋以来,很多书法大家均受禅宗影响,佛门书家在中国书法艺术史上也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如智永怀仁怀素、亚栖、高闲、贯休、梦龟、文楚、弘一等佛门书僧。
  为追寻这种艺术境界,左党成跑了很多寺庙,接触了许多高僧大德,并经常在寺院里抄经,久而久之,他的书法作品便带有一份宁静与禅意。正慈法师曾评说左党成书法:书中有静穆之气,他是在简静的生活中追寻一种超凡的艺术境界。
  观左党成的书法作品,由于其始终站在一个较高的层面,他众多的信札及行书作品,我们看到这种尽美之境一切是以天趣性灵为统摄。再读左党成大量尺牍小品,更是感受到一片多姿多彩的世界,古朴率真,烂漫摇荡。
  我想起左党成曾说过:“‘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的那个愁情年代已经走过了,而转寄于书法的天地里,别有一番情趣。闲暇里,伏座案前,于砚田用功,流连于碑帖之间;当将一个个汉字,用白的纸、黑的墨变化出来,沉浸在用黑的奥妙、用笔的变幻,性情也随之愈趋恬淡,情感的天空似乎越来越空灵。随着笔端的提按、使转、挥动,情也随之一泄始尽,曾有过的激情也逐渐婉转而升华。心境平静如止水,心胸不染一丝尘埃,笔随意走,墨按意发,物情两忘,愈写心胸愈宽阔,其中意味真是妙不可言。这种感受,又怎能用纸笔可以述之呢?又何尝不是人生中最大幸福呢?”

来评一下

左党成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