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法 > 书法家的故事 > 古代书法家的故事 >

王献之的性格及其学书法的故事的故事

点击数:203次
时间:2020-07-15

  
  王献之的性格及其学书的故事
  王献之(344-386),字子敬,小字官奴,是王羲之第七个儿子,官至中书令,又称“大令”。《晋书》卷80载,王献之七岁学书法,年少时就颇有名气,性格高傲豪迈,不受任何约束,即使闲居终日,容貌举止也从不懈怠,风流倜傥,在当时居于首位。当朝太傅谢安十分钦佩并赏爱他。王献之先担任州主簿,后来在谢安手下当长史,又出任吴兴太守,最后官拜中书令。不幸过早病卒,年仅42岁
  唐代张怀瓘《书断》中“献之”一条记载:王献之幼小时跟随父亲王羲之学写字,进而学习张芝的草书,后来改变父亲的规范,另外创造了一套方法。
  关于王献之学习书法的故事也是很有趣的。
  南朝宋虞龢《论书表》载:王羲之在任会稽内史时,非常注重对儿子的培养。有一次,王羲之想检查一下儿子王献之习字是否专心,握笔是否稳定,于是他从献之背后突然抽献之手中的毛笔,竟然没有拔掉。王羲之高兴地赞叹说:“这孩子习字用心,将来一定能出大名。”可见,从握笔是否稳定,可以知道学书者是否专心。唐代孙过庭书谱》载:有一次,王羲之要到京城办事,临行前在自家墙壁上题了一些字。王献之偷偷地把父亲题的字擦掉,用自己的字替换,心里还暗自高兴,觉得写得不坏。王羲之从京城回来,看着墙壁上的字,总觉得不像自己平日的笔迹,便叹息说:“那天我离开家时真是喝得大醉了!”王献之听到这话,心里感到惭愧。他后悔不该把父亲的字擦掉,更感觉到父亲修养极高。
  南朝宋虞龢《论书表》载:有一次 【上海的书法家www.shufaai.com】,王羲之的好友谢安问王献之:“你的字比起你父亲王右军来怎么样?”王献之回答说:“本来就应该胜过他。”谢安笑着说:“众人的评论可不是这样的啊!”王献之反驳说:“世俗之人哪里会懂呢。”可见王献之性格豪爽,年轻气盛,充满自信。王献之立志超过父亲,在书法上锐意创新,最终他与父亲并称“二王”。
  王献之书法的独创性
  王献之在书法艺术上的贡献,首先是承继了父风。他在父亲所书《乐毅论》的引导下,写出了有名的《洛神赋》。《洛神赋》是曹植仿照楚辞形式而写的一篇赋,重在描写洛水之神宓妃动人美貌、缠绵悱恻的情思,想象丰富,文辞华丽,充满浪漫色彩。
  《洛神赋》是王献之青少年时代的楷书代表作,原迹书在麻笺纸上,小楷,到宋代时残损散佚。南宋贾似道先得9行,后又得4行,共13行,刻在水苍色端石上,美其名曰“碧玉”,故俗称“玉版十三行”。现藏首都博物馆。此帖书风与王羲之《乐毅论》一样,雍容和雅柔中寓刚,上溯锺繇,与《宣示表》一脉相承。王献之写小楷,笔势挺劲,点画清秀,横画左低右高,竖画或直或斜,撇画细而收敛,捺画最为舒展,钩画或藏锋或露锋;结字有疏有密,姿态亦正亦斜,字形忽大忽小,不求整齐,各具形态之美。与王羲之小楷相比较,王献之能够从遒劲端庄的楷式中跳出来,展现出斜侧取妍、秀逸潇洒的风姿,这是他的创新之处。王献之的性格及其学书法的故事
  王献之不仅承继了父风,而且以极大的勇气和才智,冲出了父亲的藩篱,创造了开张超逸的“大令体”。从笔法上看,王羲之用笔“内撖”,即以藏锋为主,偶带露锋,笔意紧敛,给人以精气内含而又略带锋颖之感;而王献之则用“外拓”法,即以露锋为主,藏锋其次,笔意开张,给人以一气呵成、神采飞扬之美。从字体上看,王献之打破了楷书、草书的界限,创造了“行楷”“行草”两种新书体,后人称之为“破体”。从风格上看,王羲之书法似得道高人,不激不厉,悠然自得;王献之书法恰如英俊少年,血气方刚,豪迈恣肆。
  唐代张怀瓘《书议》评说:王羲之坚持楷书、行书的要领,王献之掌握行书、草书的变化,父亲的字灵动和谐,儿子的字神奇俊爽,都是古今独特而绝妙的书法。这样的评价,道出了王羲之、王献之父子二人书体、风格上的不同。唐代李嗣真《书品后》“逸品五人”说,王献之草书,逸气”超过了他父亲王羲之。“逸气”,正是王献之书法的玄机所在。唐朝《〈述书赋〉语例字格》说:“纵任无方曰逸。”“逸”,就是豪迈纵放,超凡脱俗。唐代张怀瓘《书议》评价说,王献之的书法,既不是草书,也不是行书,既有行书的流利,又有草书的放纵。挺拔秀美,简洁超逸,像风行雨散,润色开花,笔法体势之中,最显风流。王献之这种“非草非行”的“笔法体势”,徐浩《论书》命名为“破体”,窦泉《述书赋》称之为“创草破正”,即开创新的草体,破除正规的法则。王献之是魏晋趋新尚妍书风的受益者,又是魏晋风韵的创造者之一。他在东晋后期更开行草书法之门,是魏晋书法风格样式嬗变过程中推陈出新的成功典范。明代项穆《书法雅言・正奇篇》说,书法到了王献之手中,打开了“尚奇”的门径。在书法史上,他与乃父王羲之一直并称“二王”,对唐宋以来张旭颜真卿杨凝式苏轼、赵孟频、董其昌等众多书家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
  

来评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