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法 > 书法知识 > 书法教程 >

吾丘衍与《学古编·三十五举》 篆刻艺术的崛起期

点击数:183次时间:2018-06-21

http://www.shufaai.com/ 书法爱网

   

  篆刻艺术的崛起期
  随着书画收藏、赏鉴之风的蔚然兴起,宋代金石学的大兴,古代玺印的赏鉴、研究日益引起学者的重视,使宋元时期形成了一股浓厚的、有利于篆刻艺术萌生的艺术氛围。据考证,宋元所集辑的集古印谱已近二十馀种,虽然这些印谱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考证“设官分职废置之由”,以及文字、印章制度的演变,但在这些“遗文旧典”中,学者们领略到“庄雅朴厚之意”,欣赏之馀,也欲亲手将其表现出来。但由于印材质地的缘故,学者还仅仅停留在欣赏和理论阐发的阶段,元代初年的吾丘衍和赵孟频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至元末时,篆刻艺术产生所需的刻印主体自篆自刻以及石质印材的使用这两个基本前提都得到实现,文人篆刻艺术开始崛起。
一、吾丘衍与《学古编·三十五举》
  吾丘衍(1272一1311),字子行,号竹素,别署贞白居士、布衣道人。浙江龙游人,流寓钱塘(今杭州市),以教书为生。吾衍品性高洁,嗜古学,学问渊博,性旷达,凌物傲世,不求荣进,通经史、谙音律,工篆隶。后因姻家讼累被捕,义不受辱,投水而死。著有《周秦石刻释音》、《闲居录》、《竹素山房集》、《学古编》、《续古篆韵》、《九歌谱》等。
  吾丘衍对篆刻艺术发展的贡献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编撰了第一部印学理论著作,指引了篆刻实践的正确方向。
  成书于大德庚子年(1300)的《学古编》,一直被视为第一部印学理论著作,对明清篆刻理论、实践的影响非常大,此书的书写体例也为后人所模仿,桂馥、姚晏、黄子高等都曾效此体例一再续之。《学古编》卷一为“三十五举”,为全书主体,故后人也称此书为《三十五举》。次载《合用文籍品目》,实系吾丘衍所列的参考书目,计有小篆品五则、钟鼎品二则、古文品一则、碑刻品九则、附器用品九则、辨谬品六则、隶书品七则、字源七辨等,在附录中还收有“洗印法”、“印油法”以及《古今图印谱式》等。
  《三十五举》中的“举”,就是举例说明之义,书中将有关印学问题分类举例,从篆法、文字、章法、印制等多个方面予以答难解疑,其中前十七举是说明如何写好篆刻研究篆书,后十八举则以汉印为核心,探讨印章艺术的规律,倡导师法秦汉的篆刻风气。吾丘衍认为“学篆字必须博古,能识古器,其款识中古字,神气敦朴,可以助人”,又称“凡习篆,《说文》为根本” 【楷书字典www.shufaai.com】,定下了篆刻用字的基本原则,又很具体、详尽地阐明学篆的方法,与文后所列出篆书碑刻、字书相呼应,表达了“识篆”、“写篆”是篆刻艺术的基础这一理念。吾丘衍注重金石学、小学的修养以及篆书的书写,对篆刻艺术向文人化方向的发展起着积极作用。
  书中对汉印研究的深度也是前无古人的,他针对唐宋以来官印用字“屈曲盘回”和民间私印滥用“杂体篆”的弊端,提出遵循“古法”的要求,确立了汉印的优秀传统,如:
  汉有摹印篆,其法只是方正,篆法与隶相通,后人不识古印,妄意盘曲,且以为法,大可笑也。多见古家藏得汉印,字皆方正,近乎隶书,此即摹印篆也。王俅《啸堂集古录》所载古印,正与相合。
  他还曾编辑《印式》两册,辑录汉代官私印作为楷式让人学习,从理论上奠定了汉印学习的基础。还多次从章法上分析文字的安排、虚实的对比,如“二十七举”称“白文印,必逼于边,不可有空,空便不古”,“三十一举”称“凡印文中有一二字忽有自然空缺,不可映带者,听其自空,古印多如此”,在“三十五举”中称“诸印文下有空处,悬之最佳,不可妄意伸开,或加屈曲,务欲填满。若写得有道理,自然不觉空也”等,吾丘衍所提炼、总结的古印规律,使他提倡秦汉印章古法的努力落到了实处。
  此书一出,就博得学者的高度赞扬,元危素日:“此编之书,可一洗来者俗恶之习。”元夏溥称此书“遂变宋末钟鼎图书之谬”,而且进一步称“寸印古篆,实自先生倡之,直第一手。赵吴兴(孟烦)又晚效先生法耳”,评价都很高。确实,吾丘衍所做的工作是凿开鸿蒙的,故清冯承辉《印学管见》称:“印自秦汉以来,中间旷绝千馀年,至元吾、赵诸公奋其说,迄明而大盛。”
  第二,开展印学的教育活动,推动了篆刻艺术的崛起。
  元代的科举考试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吾丘衍作为一个身有残疾的知识分子,只有开馆授徒才能自给,《学古编》既是他研究篆刻的心得,也是他授课的教材。纵观全书,他主要是介绍古印的体制和教人如何去设计印稿,而没有谈及如何以刀治印,他的教学活动可能仅仅限于篆写和设计印稿。
  但吾丘衍教学的层次却很高,他不仅教授学生具体的方法,还从学术的高度来研究、充实这一“技艺”,从而得到当时众多知识分子的认可,为篆刻艺术的文人化奠定了基础。《学古编》所开具的参考书目后面多有必要的说明,内容涉及考证、版本、对该书的评价以及提出学习的建议。如针对戴侗的《六书故》,一般人认为“以钟鼎文编此书,不知者多以为好,以其字字皆有”,但吾氏却认为“杂乱无法”,因为戴氏经常“不精究经典古字,反以近世差误等字印作正据”。在推荐崔瑗的《张平子碑》时,认为虽然“字多隶法,不合《说文》,却可入印”的原因是该碑“篆全是汉”。
  吾丘衍近二十年的教学活动,最成功之处是培养了众多的弟子,据考证,他众多学生中以印学名世者有赵期颐、叶森和吴睿三人。赵期颐官至副相,与柯九思虞集、陆友仁等京城名士均有交往;叶森,字景修,所编纂《汉唐篆刻图书韵释》是元时著名的集古印谱;吴睿,字孟思,以书名天下,工翰墨,尤精篆隶,有自用印“吴睿”(图2.5-1)、“云涛轩”(图2.5-2)传世,是标准的圆朱文,图2.5-1吴睿图2.5-2云涛轩刀法很娴熟。吴睿还编辑过一本叫《吴孟思印谱》的集古印谱,并在晚年时于昆山收朱硅为弟子,而朱畦与王冕皆是开创文人自篆自刻先河的人。故可以说,吾丘衍直接或间接地推动了篆刻艺术的崛起。
  

吾丘衍与《学古编·三十五举》 篆刻艺术的崛起期

  • 上一篇:柳书书法基本笔画运笔方法 竖
  • 下一篇:没有了
  • 来评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