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法 > 书法知识 > 书法教程 >

秦汉的用印遗迹

点击数:147次时间:2016-12-06

http://www.shufaai.com/ 书法爱网

   

  秦汉的用印遗迹
  用印遗迹指的是使用印章后遗留下来的痕迹,主要有封泥、戳记等。
  1.秦汉的封泥
  封泥之名始见于《后汉书·百官志》,其中少府属官中有守宫令一人,本注中称其职责为“主御纸笔墨、尚书财用诸物及封泥”,而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普遍①见孙慰祖:《古封泥集成》第2581号,上海书店出版社1994年版。
  使用封泥了。后世真正发现封泥是在清末,此前的金石家一直将封泥误认为“汉世印范子”加以著录,如吴荣光的《筠清馆金石》等。封泥随着陈介祺、吴式芬、吴大澈、吴云等金石家的收集、著录、研究,开始广为人知。封泥的发现在学术和艺术两个领域中都有非同寻常的意义,罗振玉在《郑厂所藏封泥》序中称封泥“可考古代官制,以补史乘之佚,一也;可考证古文字,有裨六书,二也;刻画精善,可考见古艺术,三也”。由于存世的古代官印不少是为殉葬而仿制的明器,非实用印,而这些封泥却是当时官方和私人印章日常使用的遗蜕,最能体现古代印章真实的面目和风采。另外,秦汉印章尤其是官印几乎全部是阴文,朱文印在古代印章中所占数量很少,封泥是由阴文印章抑于泥后,经千馀年后再墨拓而出,呈阳文的形式,这对印章的形式是个极大的补充,对篆刻艺术也有极大的启示。陈介祺曾说:“汉印少朱文,近年出封泥之多……真足为朱文之矩镬,松雪不足道也。”晚清赵之谦对古代文字的取法最多,镜铭、诏版、货币、砖瓦文字莫不人印,但受时代局限,在其《续寰宇访碑录》中也将封泥误为印范,从而对封泥凝炼、浑朴、苍莽、充满动态的风格,以及粗犷沉雄、斑斓微妙的边沿样式没有汲取,十分令人遗憾。而吴昌硕浸淫、得力于封泥已为人所熟知,他所称封泥“方劲处兼圆转,古封泥时忽见之”,“刀拙而锋锐,貌古而神虚,学封泥者宜守此二语”,皆是会心之论。以后的陈师曾、赵石、邓散木等大家莫不得益于封泥。
  存世的先秦封泥数量很少,这里不多作介绍。在20世纪90年代之前,公认的秦代封泥不超过十枚,但90年代之后,西安出土了一千馀枚秦代封泥,使人们对秦代印章、封泥有了深刻的认识。这些封泥涉及的职官名覆盖极广,仅中央职官名就达800馀枚,其品类超出以往所知秦汉封泥中央职官数目的总和,故有人视之为秦代百官志及地理志的索引。秦印大多刻得较为浅显,这些秦封泥的文字也呈疾浅纤劲,与汉代封泥文字的浑厚雄沉不同,如“永巷丞印”(图2.3-181)、“丽山猷官”(图2.3-182)、“中厩马府”(图2.3-183)、“废丘”(图2.3-184)、“中谒者”(图2.3-185)等,清晰地呈现出秦代印章的真实面目,为篆刻艺术的取法增添了新的契机。
  封泥是印章实用的遗迹,更能反映当时印章的原貌,这里就依据汉印的分期,举出每个时期典型的官印封泥①,对理解汉代印章的艺术会有极大的帮助。①参见孙慰祖:《古封泥集成》“古封泥述略”,上海书店出版社1994年版。

图2.3-181永巷丞印

 

秦汉的用印遗迹

 

  西汉晚期:大司空印章(图2.3-192)、淮阳相印章(图2.3-193)、容丘国丞(图2.3-194)

  新莽时期:常安东市令(图2.3-195)、师尉大夫章(图2.3-196)、豫章南昌连率(图2.3-197)
  东汉前期:山桑侯相(图2.3-198)、新蔡侯相(图2.3-199)、朗陵侯相(图2.3-200)
  东汉后期:东乡家丞(图2.3-201)、勘阳丞印(图2.3-202)、汉青羌邑长(图2.3-203)  
秦汉的用印遗迹
  两汉封泥中私印封泥仅有250枚左右,基本反映了两汉私印的面貌。私印封泥大小悬殊,臣妾印一般较大,甚至有大至方寸的。肖形印很少,宗教印如“黄神越章”、“天帝之印”(图2.3-204)等印也有存世,鸟虫书印也屡见不鲜,朱白文相间印也时有所见,还有一枚“江义印信”(图2.3-205)阳文印封泥。
 

图2.3-204天帝之印    图2.3-205  江义印信

  2.秦汉的戳记

  戳记主要指的是在手工业制品如陶器、漆器上以印章钤印的标记,说明该产品制造、管理机构和工匠名,即所谓“物勒工名”。

  秦代戳记以陶文为大宗,如“咸亭当柳恚器”、“安陆市亭”、“咸郧里致”(图2.3-206),

如“咸亭当柳恚器”、“安陆市亭”、“咸郧里致”(图2.3-206)

印文萧散无局促,得浑穆天真之趣。用于按抑陶文的印章形制、质地现已难考见,其尺寸大于当时的官私用印,也很少使用当时普遍使用的界格,但其印文仍用小篆,以圆转取势,茂密紧凑、雄浑古穆处已开汉印风气,与秦印的秀雅形成强烈的对比。另外,秦还有陶质量器,采用事先刻制好的印文进行钤盖,以加快速度,共有十方印,每印四字,钤盖出始皇二十六年的诏书,从而构成一幅优美的“篆刻作品”。

  汉代的按抑陶文内容主要是制造机构、陶工印记以表明用途,也有少量吉语、私印。汉陶文出土地点多在汉城遗址,散见于各文物类杂志。与汉印的整饬、平正、肃穆相比,汉代陶文大多笔画较为粗壮,雄浑劲健,不斤斤于安排,虽草率而时有古趣,如“日利”(图2.3-207),采用装饰意味很浓的鸟虫篆,蜿蜒密集几无空隙,“日”字外沿还增加了若干装饰性笔画,“利”字盘曲缠绵,

 

  线条起伏,飞舞流动;“阳城”,印文为篆书却寓有隶意,横平竖直又有斜笔,显得十分稚拙有意趣;“日利千万”(图2.3-208)带有田字格,独出心裁的是在“日、千”二字的空白处饰以图案,以弥补下面二字过满造成的不平衡,此非汉人不敢作,在古玺印中亦仅见。总之,汉代陶文我们可视为与汉印不同的印风加以借鉴。
  漆文是以印烙于漆器上的遗迹,秦的这类印为减小创面 【名家书法讲座www.shufaai.com】,均无边框,文字也多有减省,如“亭”、“素”、“包”等烙印戳记,颇有简洁、清雅之意。汉代漆器上的烙印戳记主要见于西汉,此时漆器工艺较为发达,公私作坊都有自己标记,如“市府饱”、“南乡”、“成市草”等,与秦的漆文风格类似,这些戳记由于减省和无边框,给人一种简洁明快、超凡脱俗的感觉。

  • 上一篇:规范字书写 (笔顺)
  • 下一篇:楷书的结构法则(2)
  • 再看看你喜欢的

    来评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