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法 > 书法知识 > 书法教程 >

手卷创作的方法 从诗律看手卷创作的方法

点击数:239次时间:2016-10-18

http://www.shufaai.com/ 书法爱网

 古人论书,大多讲笔法、讲点画、讲结体.对于具体幅式的创作方法几乎不讲二我曾经觉得奇怪,后来感到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对此类问题的不够重视。“理一分殊”.所有艺术的根本道理是一致的.书法的创作方法与其他艺术的创作方法相通,是可以相互借鉴的.而且古代书法家多为文人,在治学上强调会通,例如包世臣的《艺舟双楫》就包括了作文和作书两大部分.刘熙载的《艺概》就同时讲《诗概》、《词曲概》、《文概》、《赋概》和《书概》,并且在序言中还说:“艺者,道之形也:学者兼通六艺,尚矣!……若举此以概乎彼,举少以概乎多,亦何必殚竭无余,始足以明指要乎!”明确指出书名中的“概”字,就有以此概彼,以少概多的意思。因此在书文贯通的古代.各种文沦和诗论都可以看作是书论,今天我们研究传统的手卷书法,当书论“不足徵”的时候,完全可以从古人的各种文论和诗论中去触类旁通,举一反三。

手卷创作的方法
  
  一、从《赋概》看手卷创作的方法
  手卷的特点是字数多,行数多,类似于文学形式中的赋,刘熙载的《艺概》中有一篇《赋概》,其中关于赋的创作方法特别可以用来说明手卷的创作方法。
  1.“诗言持,赋言铺,持约而铺博也”。诗简约,赋博赡,这是区别。但不同中有同,“赋,诗之铺张者也”,赋是在诗基础上的铺张,因此赋之道即诗之道。手卷与条幅、中堂、斗方相比,幅式长,字数多,就好比诗词中的赋,创作特点也是铺张与挥霍。但是所有的铺张和挥霍都要以条幅、中堂、斗方等书法创作的一般理念为基础,不可以另搞一套。扬雄《法言》说:“诗人之赋丽以则。”“丽”是排铺,“则”是规范,必须牢记这一点。
  2.“赋欲不朽,全在意胜。《楚辞招魂》言赋,先之以‘结撰至思’,真乃千古笃论”。又说:“赋家主意定则群意生,试观屈子辞中,忌已者如党人,悯已者如女委、灵氛、巫咸,以及渔父别有崇尚,詹尹不置是非,皆由屈子先有主意,是以相形相对者,皆若沓然偕来,拱向注射之耳。”一般幅式的作品字数比较少.变化的过程不是很长,容易控制,事先用不着多考虑,创作时随机应变,因势生发,就能做到“意在笔先,趣在法外”。而手卷不同,尤其是长篇手卷变化的单位量大,变化的过程反反复复,体大用宏,如果事先没有一个大概的整体设想,即所谓的“结撰至思”,创作时很可能会顾此失彼,显得琐碎而缺乏气势.杂乱而不能一贯,这是长篇手卷创作的一个特点。
  3.“顿挫莫善于《离骚》,自一篇以至一章及一两句皆有之,此传所谓‘反复致意’者”。这里的“反复致意”类似于交响乐中的反复变奏,同样一个旋律在陈述部和发展部,稍微改动一下,反复出现,这样就有铺张和豪奢的感觉。长手卷有这样的“反复致意”,一方面能强调和深化风格面貌,另一方能避免松散,营造整体感。建筑学家冯纪忠先生在《意境与空间》中说,园林中如果有某种一贯的标志,如广告牌,栏杆等,那么整个园林就有了统一的线索,就有了整体感。规律中寓变化,变化中有规律,
孤云亦群游,神物有所归,灵凤在赤霄,何当一来仪,  杜甫
  
  这是艺术创作上一条普适的基本原理。
  4.赋的特点是铺张。创作时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营造节奏变化,避免平铺直叙。唐陆德明疏《礼记·乐记》说:“节则止之,奏则作之。”节奏产生于断和连的变化之中,因此《赋概》讲创作方法,基本上都是围绕着断和连的问题展开的:“赋须曲折尽变”,“赋必合数章而后备”,赋要有“筋节”转换等等下面这段话更把断和连的表现当作初学指南:“范椁论李白乐府《远别离》篇日:‘所贵乎楚言者,断如复断,乱如复乱,而词义反复屈折行乎其间,实未尝断而乱也。’余谓此数语,可使学骚者得门而入,然又不得执形似以求之。”赋中的断和乱类似古代歌行体长诗中的转韵,强调分段,通过段与段之问的变化使通篇产生跌宕起伏的节奏感。
  至于怎么分段,刘熙载的《诗概》说:“长篇宜横铺.不然则力单;短篇宜纡折,不然则味薄”短篇的“纡折”就是“尺水兴波”,变化的单位量小而密,如九溪十八涧,曲折摇曳,极尽风致。长篇要横铺,什么叫横铺?“大起大落,大开大合,用之长篇,如黄河之百里一曲,千里一直也”。横铺扩大了变化的单位量,可以使长篇写出整体感,写出气势,避免琐碎避免“力单”。
  至于分段以后怎么“让词义反复屈折行乎其间.实未尝断而乱也”。刘熙载《诗概》专门介绍了离合之法,“诗以离合为跌宕,故莫善于远合近离。近离者,以离开上句之意为接也。离后复转,而与未离之前相合,即远合也”。借用到手卷创作上,这段话比较难理解,因此想展开来多说几句.手卷作品的连接主要靠笔势,辅之以空间组合。空间组合的连接作用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是并置组合,大小、正侧、粗细、方圆等等,各有各的造型,而且完全不同,所有不同的造形特征都是在对立面的反衬下显示出来的,因此,当它们组合在一起时,会因为相反相成而产生一种谁也离不开谁的密切关系。二是类似组合.西方画论认为:观者眼睛的扫描是南相似性因素引导着的,一个视觉对象的各个组成部分,越是在色彩、明亮度、运动速度、空间方向等方面的相似,它们看上去就越统一。这也就是说,一件书法作品中错错落落地分布着许多或粗或细、或正或侧,或大或小的造型单位,它们所处的空间位置各不相同,甚至间隔很
  
  远,但是.如果在字体、造形或墨色上有一定的相似性,便会互相呼应,成为一个整体。刘熙载所说的“以离开上句之意为接”的“近离”,可以理解为并置组合,以上下字之间的相反相成为连接。刘熙载所说的“离而复转,而与未离之前相合”的“远合”.可以理解为类似组合,相隔很远的造型单位以类似性为连接。
  5.‘《离骚》东一句.西一句,天上一句,地下一句,极开阖抑扬之变,而其中自有不变者存”。这个不变者就是刘熙载一再强调的气,《文概》引韩愈《答李翊书》说:“气,水也,言,浮物也。水大而物之浮者大小毕浮,气之与言犹是电,气盛则言之长短与声之高下皆宜。”庄子《逍遥游》中的鲲鹏搏气而上,野马、尘埃,大大小小全部被裹挟在一个气场中飘浮,旋转,飞舞、徙运,没有离散的东西。赋和手卷的创作方法一样,因为长,需要断;因为断,容易散;要想不散,除了上面所述的诸如“近离”和“远合”等各种方法之外,还有一种最根本的统摄方法,那就是气。打个比方,点画、结体、章法和墨色犹如四个肩舆,中间所坐者则是统摄它们的气,无论形还是势的展开,都要在气的鼓荡之下,行于所当行,止于不得不止、“天地之间,一气而已”.气盛是手卷创作的关键。
  6.“赋兼叙列二法一列者,一左一右,横义也;叙者,一先一后,竖义也”。在书法上,所谓竖义就是上下的笔势连贯.在连贯过程中,通过提按顿挫,轻重快慢和离合断续的变化,能产生音乐感。所谓横义就是左右的体势呼应,通过大小正侧等各种造型的对比关系,相反相成地将没有笔势连贯的单字组合起来,能产生绘画感:手卷幅式横扁,要符合形式美的规律,笔墨应当取纵势,但是手卷很长,每行都一纵到底,缺少变化,又会单调乏味,因此在竖义为主的基础上,应当兼顾横义,注重结体造形的变化,尽量做到形与势的统一
  7.“屈子之赋,筋节隐而不露,长卿则有迹矣。然作长篇,学长卿入门较易”。手卷中间的转换处叫做“筋节”,筋节有显露之分,在经典手卷中,徐渭的《女芙馆十咏》表现明显,属于有迹;苏轼的《黄州寒食诗》表现隐晦,属于无迹(详见“经典手卷风格分析”章节)。有迹无迹的特点除了好学与难学之外 【湖南的书法家www.shufaai.com】,在创作方法和风格面貌上也有明显区别。有迹的方法是并置,对比关系的反差程度大,视觉效
  

大江鳌背拥金堤,解缆攀藤路欲迷:赤日常流孤寺外,白云只在暮山西,层崖剥落残碑卧

 

  

  果强烈;无迹的方法是渐变.对比关系的反差程度小,视觉效果比较平和。

  8.“谭友夏论诗谓‘一篇之朴,以养一句之灵;一句之灵,能回一篇之朴”’。强调灵与朴的互生与互补关系。这让我想起黄宾虹先生论画时反复强调的内美,他认为内美就是画形要注意神,画外要注意内,画物象要注意心象,画下要注意上,画斜要注意平.画不齐要注意齐.画黑要注意白,画实要注意虚,画似要注意不似,总而言之,内美就是超越表现对象,去揭示被表现对象所遮蔽的对立面的美。这在表现上就是朱熹所说的“乘机”.“周贵卿问‘动静所乘之机,’日:‘机是关捩子,踏着动底机.便挑拨得那静底,踏着静底机,便挑拨得那动底。”’根据这个道理,任何创作,在展现各种对象时,都要注意被表现对象所遮蔽的对立面的美。刘熙载在《诗概》中说:“律诗手写此联,眼注彼联”,“正面不写写反面,本面不写写对面旁面,须如规影知竿乃妙”。写手卷更要如此,因为它篇幅长,不可能句句高潮,字字响亮,一定要懂得“回”和“养”的辩证关系,懂得相反相成,相映成辉的妙趣。

  9.“赋兼才学。才,如《汉书·艺文志》说赋日:‘感物造端,才智深美。’学,如扬雄所谓‘能读赋千首,则善为之”’。“以赋视诗,较若纷至沓来,气猛势恶,故才弱者往往能为诗,不能为赋,积学广才,可不豫乎”。写赋要从上下左右各个方面展开,心游万仞,精鹜八极,因此必须强调学与才的培养和积累。具备热烈的情绪和渊博的知识,只有这样,创作时才能“胸中勃勃”,“万物皆备于我”,一切都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信腕信手,一派天机,无论篇幅多长,始终能生气昂扬,真力弥漫。

  10.“司马长卿谓‘赋家之心,包括宇宙’。成公绥《天地赋》云:‘赋者贵能分赋物理,敷衍无方,天地之盛,可以致思矣。’意与长卿宛合”。所谓的“宇宙”可以作两种理解,一种是形而上的,宇谓上下四方,即空间,宙谓古往今来,即时间,时间与空间是自然万物的存在之本,所谓“包括宇宙”就是宋儒说的“大其心”,“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与天地精神相往来”。另一种是形而下的,也就是书法艺术的表现形式,空间表示形,即造型及其相互关系,时间表示势,即运动和变化的节奏感。手卷书法铺张豪奢,必须充分发挥空间造形与时间节奏的各种表现力,做到形势兼顾,形势合一,只有这样,才谈得上“包括宇宙”。对书法家来说,形而上的修养功夫与形而下的表现功夫一表一里、本质是一体的。

浮香绕曲岸,圆影覆花池。常恐秋风早,飘零君不知。  卢照邻

 

  • 上一篇:篆刻学习轨程
  • 下一篇:印章发展的滥觞期
  • 来评一下